放弃读博需要勇气!Science盘点2019年科学家写的顶级文章

  • 时间:2020-01-14 17:22:34
  • 浏览:1780
  • 来源:最快访问
放弃读博需要勇气!Science盘点2019年科学家写的顶级文章

【新智元导读】近日,Science整理了2019年“Working Life”专栏中最受欢迎的10篇文章,从劝博士们多休息到劝放弃读博,从劝科学家们多喝咖啡到劝审稿人不要对非英语母语者无礼。关于学术和职业生涯中的种种问题,你会从中找到答案。戳右边链接上 新智元小程序 了解更多!

Science有一个板块叫“Working Life”,专门聚焦科学家们在追求职业生涯时面临的个人和专业挑战。近日,Science整理了2019年这个板块最受欢迎的10篇文章:

《为什么科学家应该多喝点咖啡》:Vivienne Tam认为,对于研究生来说,留出时间与同龄人闲聊很重要。《我如何学会像科学家一样教书》:Sally Hoskins反思了她在大学教授生涯中如何挑战学生超越现实的思维。《委员会成员不应该期望博士生提供咖啡和糕点》:Kate Bredbenner写道,论文答辩和委员会会议的压力很大,你还期望我带食物来?《审稿人,请不要对非英语母语者无礼》:提出了在同行评审过程中提供建设性、尊重性反馈的三个原则。《我的第一个博士后职位是一场灾难,这是我学到的》:Victor Wong写到,他应该放弃自己的第一个博士后,尽快离开。《在学术界,努力工作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休息一下也是很应该的》:Mattias Björnmalm反思了为什么花时间休假很重要。《我是如何成为一个掠夺性出版商的牺牲品的》:Alan Chambers讲述了一封电子邮件和出版压力如何使他误入歧途。《会议报销政策使学术界的包容性降低》:Jessica Sagers认为,必须从个人账户中预先支付会议费用对早期研究人员构成了沉重负担。《放弃博士学位需要勇气,这并不意味着学术成功之路已经走到尽头》:Hendrik Huthoff写道,离开他的第一个博士项目是他所做过的最重要的专业决定之一。《作为一名在高校工作的母亲,我如何放下内疚》:Ashley Stenzel意识到她的女儿从她对高等教育的追求中受益匪浅。

这些文章对于在学术圈的朋友来说很有参考价值,接下来,新智元将和大家分享其中3篇(1、5、9)和学业相关的文章。

为什么科学家应该多喝点咖啡?科研不易,需要闲谈来疏解

你以为喝咖啡只是为了让头脑清醒吗?在欧洲,“coffee break”是工作生活中的一个仪式,大家利用“coffee break”闲谈,但往往聊着聊着就会变成一个严肃的科学话题。

下面是作者分享的自己的经历:

我一直听到这种刻板印象:北美人重视独立性,而欧洲人则重视团结。但直到2个月前,我离开加拿大的博士实验室,在法国的一个实验室工作了4个月,我才完全明白这一点。

在我去法国实验室的第一天,一位坐我对面的博士生Pierre拍拍我的肩膀问:“咖啡?”我点点头,跟着他走到走廊上的休息室,其他研究生也在那里。一位学生为我冲了一杯意式浓缩咖啡,比我平时的美式咖啡浓五倍。牛奶和糖都找不到了。于是我坐在那里,小心翼翼地啜着苦涩的液体,周围萦绕着闲聊的声音。

轻松的氛围和社区意识与我在加拿大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我们错过了多少。研究人员需要社区,因为好的想法不仅仅来自于阅读文献和深入思考;从他人或许想法很有帮助,特别是在一个没有威胁的环境中。拥有一个分享研究生生活中的日常起起落落的场所也很有帮助。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唯一一个患有焦虑和冒名顶替综合症的人?

如果早知道,我两年前就可以用这种方式了。9个月来,我一直在努力弄清楚为什么我不能复制另一项研究的结果。我担心我的协议有问题,所以我熬夜看论文,梳理他们的方法。我的顾问很支持我,但我不想太麻烦她。我也不敢向我实验室的小伙伴们求助,因为他们有自己的项目要操心。

最后,我和我的老板决定改变我们的工作重心。不过在那时,我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失败了,因为我不够聪明,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我犯了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低级错误。

“coffee break”能解决我所有的问题吗?可能不会。但是我认为与同龄人分享我的感受和挫败感会有所帮助。他们可能对我该采取什么步骤走出研究困境有见解,他们也可能分享自己的挫折经历。

在法国的这段经历告诉我,创造一个空间来讨论实验室生活中的失败、无法理解的数据和自己遇到的困难是很重要的。对于“coffee break”并非常态的地方,我认为研究生应该多与同龄人接触,邀请他们一起喝咖啡或聚在一起吃午饭,这是我打算回加拿大要做的事。科学家的一生可能会感到孤立,但是当你与一个能够激励你的社区建立联系时,孤立感就少了。

见势不妙不要死扛,及时退出止损并不丢人

三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实验室分析数据,管理员走进实验室递给我一封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学校有必要对你的博士后职位进行裁员。”我的同事们都默默打开了自己的信,内容基本都是一样的。

尽管我之前知道我们的实验室正在接受调查,但是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有饭碗不保的危险,这个消息震惊了我们所有人。我下个月的房租怎么交?以后的实验怎么做?我的研究生涯就这么完了?

三年前,我满怀热情地开始了我的博士后工作,我很高兴能为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工作。不过这份热情并没有持续太久,不久以后实验室就出现了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多年来,我的主管一直在因实验室与小鼠的合作而收到违反动物保护管理部门的警告。在我在职期间,这些警告更加频繁,一度堆积如山,有时我们不得不暂停实验。最终,我们的研究经费被完全切断,实验室也关闭了。

我最终成功收拾心情,整理精神,开始了第二段博士后生涯。现在,我回到了实验室进行自己喜欢的研究,很高兴我能坚持下来。但是回想一下,我真希望我没有在第一个博士后实验室浪费那么多时间,应该早点辞职,继续前进。

对于可能处于类似情况的其他人,我这里有一些避免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建议。

不要被盲目的热情所蒙蔽。热情和动力是科学事业的关键要素。但是,如果被这种热情蒙蔽了双眼,以至于看不到明显的危险信号时,这种热情可能就会成为问题。我曾经强烈希望找到可以逆转听力损失的治疗方法,这种希望让我将实验室出现的严重问题错误地视作前进道路上的“小小颠簸”。如果我能更加客观,就会意识到那些“小颠簸”实际上是成功的巨大障碍。

重视周围的人事动态。沟通协作和团队合作在科学研究中至关重要,任何时候都不能孤军奋战。我一度被热情冲昏头脑,无视与我的主管之间关于实验室问题的坦率沟通。回想起来,这是一个明显的危险信号。

“我真希望自己没有在第一个博士后实验室浪费这么多时间。”

不要被恐惧所困。我很担心,如果我在博士后期间无法发表论文,以后就没人会雇用我。这就是我坚持不下去的实验室的原因之一。但是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尽管被裁后要找到新的职位并不容易,但我对所发生的事情保持透明,并充满信心地向前迈进了一步。帮助我摆脱博士后困境的一件事是回顾过去的成就,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位优秀的科学家。

专心做好自己。当出现问题时,不要进行毫无意义的挣扎。相反,要盘算好自己的处境,并决定最适合决定。写下现在的工作的利弊;检查自己的职业目标;和自己最信赖的导师、同事、朋友和家人谈谈。一路走来,最好戒烟。

不要等到“最后一刻”。不要在恶劣的环境中浪费时间。在我的第一个博士后实验室的三年中,有很多次我应该退出,但我都在坚持,希望情况会有所改善,结果我被裁了。

记住,你的生活不是游戏。不要非要等到被“三振出局”的那一刻。

逃避可耻但有用:离开不合适的博士项目是我做过的最重要的职业决定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如果多喝咖啡也不能解决问题,放弃读博或许是一种选择。

放弃博士学位需要勇气,但并不意味着通往学术成功的道路已经结束。Hendrik Huthoff是德国耶拿大学微生物传播学院的教务主任,他说,离开他的第一个博士项目是他做出的最重要的职业决定之一。

Hendrik Huthoff以第一人称在Science专栏上讲述了他的经历:

“我退出了我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我叫道。在第一次参加博士生招募委员会会议时,我担任研究生院的经理才几个月。我和教员们正在讨论我们面试过的候选人。其中一位候选人没有隐藏这样一个事实,即她希望离开目前的博士职位,加入我们的项目,而一些教师担心这可能是一个不好的迹象,表明她缺乏承诺。我认为,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轻率之举,而且视情况而定,这可以表明她的性格坚强,而不是失败。我本来没打算提起我的个人经历,但感觉是时候了。

20年前,我满怀热情地在一位著名教授的实验室里开始了自己的博士之旅。但实验室文化从一开始就很糟糕。默认模式似乎是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要怪到新人头上。我因为弄坏了一件从未用过的设备而被训斥——还有几次是没有正当理由的。我试着专注于手头的工作。在3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早上我都要鼓足了所有的动力来给自己打气,但是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都感到筋疲力尽。

我想知道我是否只是不够坚强。毕竟,在科学的前沿工作肯定是要求很高的。我向朋友和家人倾诉,他们都善意地告诉我,我所经历的挑战只是从本科生向学术独立的正常过渡。现在看来很明显,但当时我看不清的是:实验室的条件不可接受。

一天晚上,在结束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后的回家途中,我本以为自己脸颊有点痒,结果却发现是泪水从脸上滑落。那时,我知道我受够了。经过一夜无眠,我违背了别人“更好”的判断,立即宣布离开。临走时,我感谢了一位同事的支持。“这很勇敢,”他说。几个月后,我得知他也辞职了。我还得知在我走后,新的博士生也在实验室工作了一年后,因为太累离开了。

我做着琐碎的工作来维持生计,不确定前进的方向。我仍然对研究感兴趣,但是我的热情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感觉自己就像被损坏的商品一样,已经全无价值。我那样走了以后,谁还会再接受我做博士生呢?我申请过另一个实验室的工作,但没有成功。尽管我不能说这是因为我的工作记录有污点,还是因为我的心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很幸运。我以前的硕士生导师帮助了我,并为我安排了一个协作实验室研究助理的职位。我接受了这个机会,并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遇到了一群乐于助人的同事,一位热情的负责人,帮助我恢复了对研究的热情。与此同时,我的硕士生导师被批准接收我攻读博士学位。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我继续获得了博士学位,完成了博士后研究,成为一名讲师,并在进入现在的岗位之前经营了自己的实验室。

在那次招聘会上,有人提到我们候选人所在部门的一位前首席研究员最近在附近的一家研究机构任职。巧的是,我几天前才遇到他。委员会同意我去和他联系,问他那个学生是否有正当理由离开那个部门。他的回答是:“我认为这很有可能。”

退出了我的第一个博士项目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决定。做出如此艰难决定的年轻学者,他们的决心应该更多地被认可。

更新时间:2020-01-14 1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