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特朗普摇旗助威时,麻烦把“中国制造”标识挡一下

  • 时间:2020-01-05 10:34:34
  • 浏览:135
  • 来源:全网最快
给特朗普摇旗助威时,麻烦把“中国制造”标识挡一下

【文/贝恩哈德·桑德,译/观察者网 武守哲】

李江(Li Jiang 音)是浙江义乌一个专做横幅和小旗子生意的商人。平时能接到国内大量忠实客户的订单,此外还有不少欧洲的足球俱乐部和他合作,生产各种徽标和宣传旗。对他来说,最引以为豪的是能接到来自美国的大单:有关2020美国大选的。货店里摆放了各种各样印有特朗普选战标语和头像的旗帜。“有三种旗卖的最好”,他说,“印有‘Trump 2020’的销量第一,排名第二的是‘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排名第三的是‘No more Bullshit’(不再扯蛋)。”

李江在刚换的手机壳背面粘上了特朗普贴纸。贴纸上,背景是纽约的高楼大厦,特朗普站在一辆坦克上,手里拿着机关枪,头上裹着类似兰博的那种头巾。

美国总统大选林林总总的道具来自中国的不计其数,李江的生意只是其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他坦承,美国新一轮的选战在中国刮起的商业风暴不如2016年。他说:“2016年的时候太热闹了,每个不同标语的小旗都能至少卖出一万件”。但是今年年尾的订单只是2016年年底的一半,李江觉得这可能和前不久的中美贸易摩擦有关。

义乌这个人口只有百万的小城,座落在浙江省的最中部,开车到上海也就是三个小时多一点。此市向全世界源源不断地输出着大量印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商品,圣诞树、圣诞伞、玩具车、钻机、手提包、拖鞋以及其他一些赠品小物件,不一而足。

李江向本文作者展示他生产的特朗普宣传旗(@明镜周刊)

李江的货店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的门牌号是54号,这个商贸城足足容纳了至少五万个货摊。把这个54号形容为一个国际商行还是有些轻描淡写了,假如能把这个商厦的两个对角拉一条线,线的长度足足有三千多米,而且商厦有五层楼高。如果在商厦里仔细浏览货柜上的每件商品,足足需要一整天。

这就是义乌,在这里你可以嗅到中美贸易摩擦最前沿的火药味,还可以捕捉到中国制造业要成为全球第一的雄心。

如果盘算一下今年义乌对美出口的贸易额,貌似这个数字对特朗普有利:11月份的出口量比去年同期下滑了25%,而且是连续第八个月下降。如果把去年和今年的贸易额对比后相减,这个数字大约是100亿美元。

由于受到关税的影响,很多制造业部门的业主不得不减价抛售手中的商品。衡量一个国家制造业的重要指标是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国的PMI从6月份以来并没有明显上升。

但是对这些数字的解读不能过于笼统和泛泛,如果分别具体来看,它们相当有“魔性”。如果上述情况发生在其他国家,不光是商贸领域和制造业将受到极大影响,很有可能还会引发工人们和政治上恐慌。但中国的经济根本不像西方媒体报道中的那样脆弱,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的基数太大了,部分也是因为中国正在进行经济转型。

义乌小商品城(@CNN Richard John Seymour摄)

中国2018年的出口贸易总额为23420亿美元,这已经是2006年的两倍多,但出口占经济总量的比重从2006年的35%下降到了18%。相比之下,德国的这个数字是40%。目前中国对外出口的份额,美国只占20%,而且出口到美国的这部分换算成中国经济总量,还不到4%。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中国城市的劳工数量为5亿7000万,因贸易战等负面因素减少了200万,相比之下这个数字的影响力十分有限。而且很多人都忽略了,从1月份到8月份,中国新增就业岗位至少有1000万,到年底,完成年初计划的1100万不成问题。

中美贸易摩擦确实对中国的经济构成了挑战,但远远还谈不上造成了什么经济危机。

左边柱状图为中国与美国的进出口贸易额和去年同期比的状况,11月份出口下降23%,右侧柱状图显示而截止到11月份,中国向全世界总出口贸易额增长了2.26%(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局)

在广州举办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canton fair)是中国大陆目前规模最大、成交效果最好的国际贸易展会,有着“世界车间”的美誉,会展上的商品琳琅满目:电子产品、窗帘、汽车零配件、登山鞋、LED灯以及成年人纸尿裤等等。每年秋天都有为期三周的广交会,展台数量超过6万个。

今年11月初的广交会,参展者的心情却有些异样,尤其是对主要向美国出口的生意人来说。做纺织生意的盛启元(音)说:“这次广交会我们展出的是各式各样的厨房围裙。”每一件价格大约是1.07美元。盛启元生产围裙如果仅算出口的部分,有三分之一出口到美国,三分之二出口到欧洲,但要出口到美国的话,每个海关包裹都要交10%的惩罚性关税,他说:“今年来自美国的订单只是去年的一半”。

一个名叫阿约戴勒(Ola Ayodele)的英国人也在广交会上设置了展台,他说“TT”(注:Trump Tax,特朗普税)对他的生意影响太大了。阿约戴勒早就把事业的重心放在了中国,主要负责向欧美出口各种鞋类,生意做得很大,整个产业链算下来,每年差不多要经手500万双鞋:“想做鞋类生意,还是要到中国来,全世界的所有国家,也只有中国能生产如此多物美价廉的鞋。”

一个来自上海的女商人,英文名叫Tina,是做硬塑料箱包生意的,去年出口额是3800万美元,和国内的销售额差不多,“不过,今年的出口额少了三百万美元”,她说。

本文作者贝恩哈德·桑德在广交会现场录制了一段短视频

每个人都在抱怨,但每个人也都在积极开拓新的思路。盛启元说:“我们的目标是要打开更多的欧洲市场。”阿约戴勒说:“我们决定把产量的一部分放到缅甸,然后再向北美出口,以规避美国的关税惩罚。”Tina则决定把销售重点放到国内,把内销的比重从50%上升到70%:“更注重国内市场,减少对出口的依赖。”

看起来,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他迫使中国政府考虑更长远的经济规划: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扩大和刺激内需消费,劳动密集型的低端工作被技术水平和薪水更高的岗位所取代。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持续了一年半左右,一开始美国方面显得特别气势汹汹,但整个过程看下来,特朗普的政策实施显得有些前后矛盾,身边向他吹风的人也一直换来换去,外界很难判断到底是谁向他真正施加了影响力,是有着华尔街背景的财政部部长史蒂芬·姆努钦,还是精于算计的贸易战策划师莱特希泽,抑或是有着经济鹰派之称,号称要重塑世界经济秩序的彼得·纳瓦罗。

2018年7月-2019年8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状况:美对中关税从34%上升到300%,中方反制,从34%上升到了75%

也许这就是为何每隔几个星期特朗普就要把制定好的对华经济政策推倒重来,比如说他曾以国家安全为名,把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中企放入“黑名单”,紧接着貌似心生怜悯,说制裁中兴让“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岗位”而放松了对该企业的制裁。12月14日,中美就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件事的背后,也许特朗普身边的对华温和派起了一定作用。

如果特朗普反复无常的经济规划目的就是要把全球市场搞乱,他确实达到了目标。但他对美国带来的副作用非常明显:之前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苦心经营的成熟产业链被打断,本土的消费者因为贸易摩擦不得不承受更高的支付成本,而且因为关税的反复升降,美国的财税体系不得不跟着一起变得极不稳定,经济部长不得不接手一个需要打各种补丁的烂摊子。

中美就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件事情也表明特朗普依然带有鲜明的商人思维,而不是一个无头脑的“屠龙者”。目前尚不清楚中美贸易关系的缓和能否多大程度上影特朗普是否能连任,因为这取决于他以及他竞选对手的粉丝们为其摇旗呐喊的力度,是背弃他还是依旧追随他?当然无论如何,特朗普的票仓们手中摇晃的旗都标有Made in China。紧盯美国大选局势的,不仅是华盛顿和纽约,还有中国义乌。

更新时间:2020-01-05 10:3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