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领头,珠海崛起,大湾区如何稳住“底盘”?

  • 时间:2020-01-14 05:03:24
  • 浏览:1138
  • 来源:访问排序
深圳领头,珠海崛起,大湾区如何稳住“底盘”?

每经记者:杨弃非 每经编辑:刘艳美

2020年,制造业仍然是中国城市的重要议题。

1月3日,2020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首个议题聚焦制造业稳增长。此前一年间,国内制造业多次亮出“警示灯”——去年上半年,国内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3.0%,尚不足2018年同期一半(6.8%)。同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2019年12个月中有8个月制造业PMI位于荣枯线下方。

曾在欧美、日本等国家出现的“工业空心化”问题,开始悬于中国城市上方。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的研究中,如今,那些服务业占比较高的城市开始日益意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现在各个城市在制定自己的战略时,希望把制造业保持在25%的比例。”

接近全国工业经济增加值1/10的大湾区,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

在去年初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了大湾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定位,其中就包含制造业转型升级任务;在此之前,广东也在不断强调“坚持制造业立省不动摇”。但去年上半年,珠三角9市除深圳外,其余8市工业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均有所下降。

在此背景下,大湾区城市将如何选择下一步发展重点?上周,广东省统计局对外发布一则有关工业经济创新驱动的研究报告,结合去年一系列动作,或许可以管窥大湾区发展方向。

2018 年珠三角9市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指数 图表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

扩容

工业对于经济稳增长有多重要?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不久前分析指出,尽管服务业占比提升是大城市发展的规律,但增长速度过快往往会带来GDP增速下降。究其原因,根据OECD国家发展经验,服务业劳动力生产力水平平均低于制造业40%。因此,“在政策中性的条件下要实现比较快的GDP增长,就要想办法避免服务业占比的过快上升”。

在大湾区,这种说法似乎是成立的。

珠三角9市2018年GDP增速与工业增加值增速对比

数据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与各市统计公报

报告以2018年工业增加值为指标,对大湾区城市工业经济发展状况进行了衡量。将其与GDP增速对比可以发现,在珠三角9市中,包括珠海、佛山、江门、肇庆和深圳在内的5市,2018年工业增加值增长率均高于GDP增长率。换句话说,对于大部分大湾区城市而言,带动GDP增长的关键仍来自工业。

不仅如此,在大湾区,工业表现较好的城市,往往在经济表现上也较为突出。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较高的珠海、江门与深圳的GDP增长率在9市中分别位于第1、第3和第4。而排名第二的东莞,工业增加值增速也达到6.4%。

去年,稳住工业“底盘”,在面临新一轮增长需求的大湾区显得格外迫切。11月,广东专门举行全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省委书记李希再次强调“坚持制造业立省不动摇”,并指出“把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推进大湾区和先行示范区建设的重中之重”。

广东提出,将强化广州、深圳“双核联动、比翼双飞”,推动形成合理分工、优化发展的制造业空间布局——以服务业著称的广州,被纳入广东制造业发展全局当中。

事实上,作为大湾区两个中心城市,广州与深圳刚好构成两种不同发展模式:2018年,深圳成为全国首个规上工业增加值突破9000亿元的城市,“中国制造业第一市”当之无愧;而广州尽管工业增速排名靠后,但服务业“一骑绝尘”,不仅以占GDP的71.7%比重高居珠三角城市之首,并且在内地城市中仅次于北京,排名第二。

去年,发展“先进制造业”成为广州的关键词。1月,广州在多年建设“制造业强市”基础上,将打造“先进制造业强市”纳入六个“强市”建设目标中。3月,广州率先开启高新区扩容大幕,广州科学城面积增长近3倍,随后,深圳与佛山也开始推动高新区扩容。

但广州制造业问题犹存。广州2018年工业增加值不到深圳一半,甚至不敌佛山。在具体产业发展上,主导产业汽车制造业尚未回归增长,机器人等新兴产业去年也出现发展承压……种种迹象显示,“双核”齐飞尚需时日。

提档

不久前,佛山向外透露其去年GDP突破万亿消息后,被认为是制造业城市的发展样本。同一天,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提到,预计东莞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为下一步迈入万亿大关奠定了基础。

城叔上周刚讨论过佛山的情形,现在主要聊聊东莞。

尽管经济总量上稍逊一筹,但在制造业增量上,东莞毫不逊色——其不仅工业增速超过佛山,若计算5年工业经济占GDP比重,东莞从2013年44.2%上升至47.2%,在珠三角9市中仅江门与此类似,在制造业大市中,此种增幅也实属罕见。

珠三角9市5年间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对比

数据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与各市统计公报

自2018年开始,华为研发中心落户曾为东莞带来前所未有的关注度,但这并没能掩盖多年来厂租节节攀升为制造业发展带来的困扰。据媒体报道,屡禁不止的地下黑色厂房租赁市场,让企业租房成本在短短两年内最高翻了一番。

但厂租优势恰是东莞制造业“命门”。

在不少人看来,东莞制造业增长与深圳企业溢出效应密不可分。过去得益于“三来一补”而形成的代工产业链,成为承接深圳溢出企业的基础——数据显示,东莞外贸依存度从1995年433.8%的历史最高峰下降至2018年162%;而更为重要的是,与佛山类似,低成本仍是东莞制造业赖以发展的关键因素。

这也进一步巩固东莞产业形态。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曾分析,对于东莞来说,华为是鲜有的,各类中小厂家才是东莞产业主体。

黄群慧在分析中国制造业发展时曾指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并不是只管高端的制造业,而应该是把大量的制造业、所谓的中低技术的制造业,通过信息化、高精尖的技术,去把它融合在一起”。对于面临“成本洼地”效应减弱的东莞,比起争夺下一个“华为”,更重要的是在现有加工产业优势上做文章,推动创新升级。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调研东莞厚街时发现,这个以制鞋和家居闻名的产业一条街,正在发生变化。仍然以老办法生产加工的企业大幅缩减,并向东南亚地区转移;而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才能实现发展。

但总体而言,大湾区城市企业技术改造仍然较为缓慢。

2018 年珠三角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分项指数

图表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

上述研究报告对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四市的工业经济创新发展来源进行了分析,在企业研发人员、企业研发投入、企业研发产出、企业研发机构、企业技术改造和企业创新环境6个指标中,企业技术改造是广州、深圳得分最低项,在佛山、东莞,该项得分仅高于企业创新环境。

四座城市2018年企业技术改造指数

数据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

“一说高端化,就是智能化。还有无人驾驶汽车,其实这个市场很小,或者短期内根本看不到实实在在的需求。所以,应该把传统的制造业和信息化、服务化、绿色化,结合起来。”黄群慧指出。

趋势

大湾区城市制造业发展仍需注入新的思路。而以14.1%称冠大湾区城市工业增速的珠海,则以“黑马”之姿提供了一种参考。

2018 年大湾区工业增加值增速对比

图表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

珠海工业增加值从何而来?根据当地媒体报道,2018年,珠海实现装备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增幅达8.6%,在珠海支柱产业中,生物医药产业增加值增幅达到27.3%,成为带动珠海工业经济的有力“推手”。

除了珠海多年积累的生物医药产业基础外,与澳门对接,使其有了又一个发展突破口。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曾分析指出,香港、澳门被认为拥有高校、科研、金融、国际化等方面的优势,珠海则优先在航空航天、装备制造、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领域谋划布局重大产业项目,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随着大湾区建设的提速,珠港澳之间的产业联动,正成为一种趋势和共识。

以落户横琴新区的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为例。截至2018年11月底,产业园累计注册企业达107家,其中澳门企业26家。产业园还与澳门大学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等成立研究院,为产业发展提供科研支持。

不仅是珠海,城叔与多个专家沟通时,他们对珠三角的一致感受是,当地已经形成很好的产业配套和协同效应,而在大湾区背景下,还应进一步放大此优势。

大湾区城市间的互补性究竟有多强?报告比较了9市区位商(当地产业产值/全国产业产值)大于1的产业,除广州主导产业分布比较均匀外,其他8市均有所不同。

2018年广州和深圳区位商大于1的制造业行业分布情况 图表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

比如,深圳以计算机、通信及电子设备制造业为主,珠海以化学、金属和医药为主,佛山主要是金属矿物、电气和纺织,而东莞则是造纸、皮革和文教,其余城市特色产业分别为惠州的石化、中山的纺织、江门的铁路和食品以及肇庆的木材加工。

与珠海类似,江门正成为珠三角地区另一个制造业增长极。在2018年实现9.4%的工业增速后,去年,在大湾区基建提升利好下,以轨道交通为主的装备制造业进一步迎来利好——一个例子是,为广珠城际铁路生产12列CRH6-200动车组,为中车广东轨交车辆有限公司带来了落户江门以来最大订单。

数据显示,去年1-8月,江门装备制造业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35.33亿元,同比增长16.1%。

每日经济新闻

更新时间:2020-01-14 05: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