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封隔空家书,是道不尽的父子深情和医者大爱

  • 时间:2020-01-05 09:07:32
  • 浏览:15188
  • 来源:全网最快
这封隔空家书,是道不尽的父子深情和医者大爱 难以释怀的手术 暗下决心不从医

日前,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官网首次上线一篇中文文章,文章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医生谭文斐今年7月所写的文章——《给父亲的一封信》

谭文斐医生写信时,父亲已去世21年。这封隔空家书,以朴实流畅的语言,将父亲的往事与自己从医的经历娓娓道来,讲述了两代中国医生的行医故事。这封两代医生父子的隔空家书也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副主任 谭文斐:

父亲大人:

您好!见信安。

昨夜沈阳惊雷四起,暴雨如注,恰逢毕业20周年聚会,大学的朋友圈里20年前年轻的模样已经模糊不清。我虽身在沈阳,不能参加聚会,但是许多陈年往事,就像倾盆的大雨注入流淌不息的浑河水,激起的不是涟漪,而是许多不能释怀的回忆。

1974年7月8日,您作为术者完成的胃大部切除手术,患者没有完全清醒,误吸窒息死亡。当时遵义市毕节专区医院刘院长出面解决纠纷,被患者家属殴打,全院停止工作三天。

1993年1月16日,您作为术者完成的颅内动脉瘤夹闭术,患者麻醉拔管时呛咳,血压急剧上升,导致动脉瘤再次破裂,患者死在手术台上。当时医院主管副院长命令全院停止手术一天,满城风雨,您一夜之间双鬓斑白。

父亲临终嘱托 让儿子做麻醉医生

谭文斐喜欢的是写作和电影。看到两次医疗纠纷给父亲的痛苦,他暗下决心不从医。即使后来被医学院录取,他的想法也没有改变。

虽然父子之间有很深的爱,但对医生职业的反感和命运的安排让当时处在叛逆期的谭文斐和父亲的矛盾越来越深,并且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其实,谭文斐和父亲之间有着深深的爱,但当时19岁的谭文斐不懂得表达。

随着时间的变化,谭文斐逐渐对医学产生兴趣,当时的他一直想找机会接近父亲,缓和父子之间的关系。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副主任 谭文斐:

1998年5月3日,您在弥留之际,把我叫到身边,对我说,虽然爸爸知道你不愿意做医生。但是,毕业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还是做麻醉医生吧,外科医生离不开麻醉医生,麻醉工作风险高,没有人愿意从事,你是我的儿子,我希望你能勇挑重担。

盼望时间重来 成为父亲期望的样子

为了尊重父亲的遗愿,2002年,谭文斐考取中国医科大学麻醉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成为一名麻醉医生。

自己的从医之路刚刚开始,谭文斐遇到了一次有着“麻醉医生职业生涯中最不愿意面对的尴尬境地”的手术。

在2008年5月的一场手术中,谭文斐遇到了麻醉医生职业生涯中最不愿意面对的尴尬境地:患者无法插管,无法通气!眼见心率走低,马上心跳骤停,麻醉医生已经启动紧急预案,谭文斐仔细检查了一遍麻醉机,改为呼吸球辅助通气后,患者转危为安。这场手术让谭文斐想起了当年父亲的那场手术,更让已经成为麻醉医生的谭文斐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副主任 谭文斐: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可以回到1974年,仔细研究那个胃大部切除患者的病历。虽然您一直强调是返流误吸造成患者死亡,但是从麻醉医生的专业角度,我更怀疑是硬膜外麻醉复合过量的镇静药物造成的患者呼吸抑制,因为1974年县医院里能实施全麻的麻醉医生还是很少的。 我还可以回到1993年,当然要带上现在才有的强效阿片类药物瑞芬太尼,掌握好药物剂量,患者带着气管导管可以睁眼睛,握手,而没有呛咳。可能事情就会缓和,看不到您做医生受到的委屈和自责,我可能会欣然报考医学院,因为麻醉技术的进步,会冰释很多我们父子隔阂。

与父亲和解 坚守医者初心

21年前,弥留之际的父亲给谭文斐留下殷殷嘱托。21年后,谭文斐成为医学博士、教授、一名优秀的麻醉医生。

很多网友读了谭文斐写给父亲的信后纷纷留言,其中不乏一些正学医的网友。有人说“一直犹豫要不要学医,读了谭医生这封信下了决心”,还有人说“学医虽难,但我们有信念”。

从父亲去世,自己成为麻醉医生后,不知不觉中,谭文斐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越来越像父亲。

谭文斐写给父亲的这封信的落款日期是7月24日,这也是谭文斐的生日,带着多年来的遗憾和情结使得这封信成为了谭文斐对自己,更是对父亲的交代。

如今,谭文斐也有了一个15岁的儿子,在和自己孩子沟通时,他更愿意给孩子传递医务工作的正能量。

当年父亲告诉谭文斐,做医生,要治病救人,解除疾病,造福患者。这也成为谭文斐这一生不变的初心。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副主任 谭文斐:我特别希望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自己读完了大哭一场,终于释怀了,终于就是把这个事情讲清楚了。而且让这么多人都知道,把这个事情就是了结了,然后我重新踏上我自己的生活,重新开始另一段的继续勇挑重担的生活。

更新时间:2020-01-05 09: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