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云龙刘令飞阿云嘎同演一台戏,挑战“史上最难演的男性角色”

  • 时间:2020-01-14 04:42:15
  • 浏览:1412
  • 来源:访问排序
郑云龙刘令飞阿云嘎同演一台戏,挑战“史上最难演的男性角色”

1月13日《变身怪医》发布会结束,上海大剧院后门挤满女观众,有人拖着28寸行李箱,等待主演退场。这部集聚郑云龙、刘令飞、阿云嘎、徐丽东、张会芳、吕润桐、余思冉的音乐剧,凭借阵容已预定成为2020年演出市场爆款。7月30日—8月16日,新版《变身怪医》在上海大剧院首演,拉开杭州、苏州、广州、南京、深圳、北京、无锡等九城近百场巡演大幕。

主演们一走上发布会舞台,现场立刻响起有节奏的快门咔咔声。不同于媒体拍照一两分钟即停,粉丝举着带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可以一小时不放下。群访环节,工作人员不断请没有证件的人员离场,仍挡不住主演面前挤成五层的包围圈。北京站演出选在天桥艺术中心,天桥盛世投资集团董事长秘书李井泉当天上午从北京赶来上海,“相比2017年《变身怪医》巡演,环境变化了,我们将更密切地拥抱这种变化。”

2017年到2020年,变化来自综艺节目《声入人心》带热音乐剧演员与市场热度。郑云龙、刘令飞都在2017年《变身怪医》挑大梁。“现在我对这个剧有新的认识。”郑云龙坦言初次接触《变身怪医》时非常紧张,“晚上吃饭,一想到排练,我都脑仁疼。现在经验比原来多,但是年纪大了。”开了玩笑后,他又变得严肃,“《变身怪医》歌曲多,2017年我花了两个星期专门练歌。这次也要多做运动。”郑云龙调侃刘令飞不需要体力训练,“刘师傅从来不用花钱的交通工具,每次骑自行车来剧场。”重感冒的刘令飞回应,“我会比上一轮更好。现在我可以擦鼻涕吗?”观众笑成一片。

“刘师傅一直是英雄一般的人物,演出NO.1。我第一次看见他时他感冒,趴着。”首次加盟《变身怪医》,阿云嘎回忆2017年自己坐在观众席,“《变身怪医》让我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郑云龙,站在台上有光环。2017年我错过《变身怪医》,这次机会终于来了。”今年巡演,阿云嘎将挑战四天不间断登台,“三月就要开始训练,《变身怪医》一人分饰两个角色,两个声音出于分裂状态,演员得脱一层皮。”他笑言,曾经向郑云龙请教哪里可以“偷懒”,郑云龙则表示,全剧有近20首歌,所谓“偷懒”其实是控制情绪,合理分配体力,“我们打算把平时的微信吃喝群直接改成工作群。”

“首先要有优秀的唱功,其次是契合角色。”为了巡演,《变身怪医》导演大卫·斯旺5天面试500多位演员,“该剧对演员唱跳演技能的要求全面而又严苛。”《变身怪医》改编自19世纪英国著名小说《杰克博士和海德博士奇案》,主人公杰克出身医学世家,决心要分离人性中善与恶的两面,却无意间唤醒潜伏在自身体内的邪恶另一面——海德。除了在托尼奖上斩获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服装设计和最佳灯光设计四项提名外,《变身怪医》享有“史上最难演的男性角色”“最难唱的歌曲”等标签。杰克和海德由一位演员完成,在一首歌中多次反复无缝切换,犹如上演一幕真实的“精神分裂”。该剧对两位女主演要求也非常个性化,未婚妻艾玛嗓音甜美,以情动人,歌女露西必须热力四射。全剧有多首很有挑战性的经典独唱和难度颇高的对唱、重唱。发布会上,主演们演绎《只有你最懂》《就在这瞬间》《有人如你》《活着》四首金曲,其中《就在这瞬间》获过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

对于2017年《变身怪医》中文版首演,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记忆犹新,“在大剧院舞台,《变身怪医》赢得不错的口碑。3年后,我们喜迎它的‘回家’,更看到特别出彩的卡司安排。”《变身怪医》不仅是“流量收割机”,持续吸引和聚拢顶尖音乐剧演员,同时也是一台名副其实的“造星机”。制作出品方兰境文化创始人赵国兰表示,该剧日文版2001年首演,又在2012年、2018年多次复排上演,韩文版2004年首演,在2019年演出季创下在首尔连演7个月的纪录。2017年,首度面世的《变身怪医》中文版在北上广三地80场巡演,所到之处俘获粉丝无数。今年巡演,新版《变身怪医》舞美灯光全面升级,全新“钻石型”舞台设计增强视觉纵深感,高达5米舞台布景与1800余件实验器材道具,配搭升级灯光,打造独特的现场体验。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更新时间:2020-01-14 04:42:15